www.keeweetan.com

Presenter of 'Money Talks'

on 938LIVE,


MediaCorp Pte Ltd.

Singapore              

 

 

 
 

现在谁来保护消费者?

陈举伟博士 (2010-09-20)

(新传媒电台938LIVE的《钱经》,星期一,2010年9月20日,上午7时20分、上午9时20分及晚上7时20分)

上个星期三,高龄96的老太太弗朗西丝•凯尔西获得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首次颁发的凯尔西奖项。我们都知道,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工作是保护和推广公共卫生。

凯尔西医生多年来得奖无数。她不曾研发任何新药物,更加没有创造出新食品。她获奖,纯粹是因为她在50年前做好了自己的工作。

50年前的1960年9月,凯尔西医生以药理学家的身份,加入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担任医药官员。她的工作是审查药物的销售申请。她接到的第一个申请是一种镇静药物,这种药物由医生开给孕妇服用,可以缓解晨吐现象。

尽管这种药物已在加拿大和20多个欧洲国家销售,但凯尔西医生拒绝批准这种药物的上市申请,而且不止一次,而是拒绝了很多次,理由是没有证据证明这种药物安全可靠。

尽管面对来自药剂公司的压力,但凯尔西医生坚持自己的立场。这种药物称为沙利度胺。1961年,医药界发现了沙利度胺的副作用。这种药物导致了成千上万个四肢残疾的畸形胎儿。

凯尔西医生的坚持让美国避免了类似的悲剧。沙利度胺的副作用让舆论哗然,美国国会迅速立法改革药物测试程序。随后几年,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权力增加,当局也把消费者的利益置于药剂公司之上。

如今,没有多少人仍然和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抱有同样看法。这是有原因的。在1960年至1980年间,处方药的销售额占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是停滞不前的。然而,在1980年之后,处方药的销售额暴增至过亿美元。

这是因为罗纳德•里根在1980年当上美国总统后,政府出现了亲商态度。从1980年起,美国国会通过了各种法律,保护药剂公司利益和协助它们发展成全球企业。

药剂公司对食品与药物管理局的影响力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中逐渐滋长的。大银行和它们对政府权力中心的影响力也同样在逐渐增长。

两年前,雷曼兄弟破产,几乎拖垮了全球经济。普罗大众在雷曼兄弟破产事件中首当其冲。鉴于事情的严重性,你认为世界各国的政府应该已经制订了足够的条例来防止类似危机再次发生。

没错,各国政府提出了很多建议。然而,最终定案时,原先要改革防患的激情都没了。这就好像在喝开了瓶之后放隔夜的有汽葡萄酒。

国际清算银行(BIS)是所有中央银行的中央银行。它上个星期公布新的国际金融条例时,是有机会对类似危机做一些预防措施的。

然而,它并没有这么做。没错,它是制订了更严格的新条例,但银行有8到13年的时间来让自己符合这些条例。

评论人认为,在落实期限到来之前,世界将会经历另一场金融灾难。他们也说,金融业游说团体成功影响了监管部门,以牺牲普罗大众的利益,来保住金融业者的利益。

如果事情确实如此,那么如今在各个监管部门工作的许许多多“凯尔西医生”就难以做好他们的工作,保护我们免受下一场灾难打击。

  (陈举伟博士是经济学者,现经营一家独立的咨询公司)(于泽涵译)